朱云汉:一位政治学者对AI人工智慧革命的一些思考

主持人、陈校长、各位嘉宾各位先进,今天我站在这个台上,事实上是完全被逼上梁山,陈院士非常恳切地要我来做这样一个演讲,我只能说他大概觉得我春节没有更好的事情可以做,就丢一个很大的家庭作业给我。当然,我过去也思考过AI相关的问题,不过从来没有准备要做这样一个比较系统性的论述,我可能也要感谢他逼着我有机会去整理一下这方面的文献,以及自己过去在这个问题上的一些思考。可能还不成熟,我今天也很高兴有机会来就教于各位。今天的演讲,因为只有40分钟,我会尽量精简一点,前面会讲一些关于AI以及跟AI非常密切相关领域的科技的、未来的、巨大的、潜在的爆发力。先谈一些它已经在政治领域里面产生的、我们看得到的影响,这是一个具体的线索,一方面是对于民主政治运作的影响,而更广义来讲,对国家职能、政府机器,它的运作,整个影响绝不下于它对所谓商业模式或是企业组织的影响,应该说有一些地方是非常雷同的。人类社会将来怎么样能够有智慧地因应这几个大的难题,我觉得会对人类的历史,不仅是对台湾,对我们70亿人都会带来非常不同的结果。甚至我有一个比喻,我们可能正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,是通往更接近理想的乌托邦还是通往奴役之路,可能就在这个未来的几十年里面,可能我们就在这样的历史关头,这是严肃的挑战。我先讲几个简单的例子。今天为止,当我谈这个问题要有一个范畴,并不能把所有科技发展纳入,或是仅限于所谓狭义的AI,这两个都不是很好的切入点。另外,AI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它的深度学习,说不定不久之后它就真的能去模仿人的很多一些重要的基本能力。到今天为止,机器还没完全替代,特别包括语言,它不仅是一种辨识,也包含沟通。首先呢,就技术上来讲,运用AI的技术在选举预测方面,相比传统的民意调查已经展现出其优越性。在很多次关键选举中,包括英国的脱欧公投,AI的预测都比专家和民意机构更加准确,也包括川普的当选。也可以说川普的当选里面也运用了AI的技术,事实上,在竞选上来说是一个巨大突破。他可以跟很多拥有个人信息的公司买信息,所以他对每一个家庭里的基本政治倾向,平常看什么杂志、听什么收音机,大概都可以掌握。然后就考虑他有这种心理特征、有这种心理倾向,我怎么刺激他?怕移民的就散播一些移民,有可能小偷、有可能强暴,让你很恐惧的信息,让你更反移民。这里面的操弄其实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而且完全是量身订做。所以虚拟跟事实间的界线在网络上可以说是非常模糊,而且大量的假新闻恶意中伤谣言,可以很快在社交媒体和网络上传播,等到已经传播出去了,传了千里之后你再来消毒是非常困难的。